沈眠知神色如常,淡定地坐在她的对面:“公主不会和亲!”

“姐姐,凡事不要那么绝对!你该不会以为,鲁国和西威国联姻,就那么容易被收服吧!我们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敢来南国呢!”沈倾心嗤笑一声。

“你有什么把握?”沈眠知抬了抬眼皮,神色很是闲适,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沈倾心眼里一片恶毒。

她最讨厌沈眠知这样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姐姐,承认吧!若是你们不同意把公主嫁给殿下,你们南国必败!”

“那不如直接打一架吧!”沈眠知笑道。

他们真要是那么有把握,可能会千里迢迢来和亲吗?早就打起来了。

沈倾心没料到沈眠知竟然这么直白,愣了一瞬。

“这可对你们南国没有任何好处!”沈倾心咬着牙道。

沈眠知一笑:“怎么没有好处,本来收服鲁国就够了,现在买一送一,不是好处是什么?”

“你……”沈倾心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你在这说这些有什么用!朝堂上的事情又不是你能决定的。”

“妹妹这话就说错了,我虽然不能直接影响,我可以间接影响。太子殿下在朝堂自然是有话语权的,父皇会听他的提议,而太子殿下是听我的,你说我说的话有没有用?”

沈倾心气得站了起来,眼神轻蔑:“姐姐也太狂了吧!西威国就算是边境小国,可实力并不弱,姐姐也太看不起我们了!”

“我就是看不起你们如何?”沈眠知一双清丽的水眸直直地看着沈倾心。

那双眼里透出的自信让沈倾心忽然开始心虚起来。

“你在我面前如此,根本没用,一会儿等殿下回了,问问他就知道结果。”沈倾心十分自信。

进宫之前,太子那样子是十分的自信。

沈倾心觉得自己不可能看错人。

西威国的太子很有能力!

沈眠知轻笑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陆惑个西威国的太子一同回了太子府。

沈倾心见两个人并肩走过来,立刻迎了上去:“殿下。”

西威国的太子面色阴沉沉的:“你果真在这!”

“是啊,南国的太子妃是我的姐姐,我总得过来和姐姐叙叙旧呀!”沈倾心挽着他的胳膊,但是眼神还时不时地撇向陆惑。

西威国太子白霁月长相风流,性子浮躁又自负,总想一夜成名。

白霁月没说话。

沈倾心晃着他的胳膊:“殿下,事情是不是已经成了?”

不等白霁月回答,陆惑直接下了逐客令:“你的太子妃已经找到了,还是请回吧!本王这里不太欢迎你们!”

“你们南国的礼仪还真是奇怪!我们是来联姻的,又不是来打仗的!况且和亲之事,是你们皇上决定的事情!”

沈倾心不觉得南国皇帝有什么拒绝的理由,这明明是一件对两国都好的事情。

“闭嘴!”白霁月低喝一声。

沈倾心吓了一跳,声音渐小:“殿下,你怎么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