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建立在草原之上第一座进攻型要塞破虏城,在始作俑者向雷、王麻子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西夏大营内发生了足以改变历史的一幕。

李元昊看着病榻上的父亲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一动不动的看着受伤的李继迁,直到营寨外的混乱声越来越小,李元昊知道自己一定要下定决心,不然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

只见李元昊轻松的拿起那根银色的长矛,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继迁暗道:“父亲不要怪我!”然后手中用力一送……。

“噗!你……”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李继迁双眼瞪起看着眼前一切不可置信的一幕,然后带着无限的欲望和野心永远的沉睡了下去。

李元昊看着死不瞑目的父亲把手中的银色长矛放回原处,然后高声吼道:“都是庸医父王已经故去,来人把这些庸医拖下去斩了!”

“什么?怎么可能……”、“不!世子这不可能,一定是什么弄错了!”李元昊的亲卫才不管这些医师的嚎叫一把拖走然后人头落地,如此李元昊做的一切都死无对证无人可知……

当赞天王、星星罗海平乱前来的时候,李元昊已经公布了李继迁的死讯:“父王被敌军所杀军心动荡,这笔血海深仇我们党项人必定血债血偿,不过现在父王突然身死必定动荡全军拔营撤兵!”

这就是让山士奇等人百思不得其解,李继迁突然退兵的根本原因!

有人要问李元昊为什么要弑父?

因为两个字权利,也因为这次是天赐良机!

先说权利的争夺,虽然李继迁看似非常倚重李元昊,每次出兵都让这个儿子为元帅,但是真的让李继迁当做继承人的却不是李元昊,李继迁更倾向的却是次子李乾顺,甚至三子李孝仁都在李元昊之上。

加上李元昊出战却多有败绩,在西夏内部声望其实并没想象的那么高,所以李元昊知道如果没有意外自己是根本无法获得继承权。

但是如今不一样这次情况特殊,西夏大半的兵马因为李继迁亲征大宋全部集结在此地,而且还有李元昊南征北战的心腹都在此地,只要父亲李继迁一死李元昊相信能够完全掌控这支军队。

如此带着大军杀将回去,那自己就是西夏之主而不是弟弟李乾顺!

在这样天赐良机的情况下李元昊选择了弑父夺权,要整个控制西夏至于与大宋的战争就显得不那么重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