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眼看着墨修将黑布缠在我小腿上,我顿时感觉身体微凉。

这沙发虽小,可这样扯着,也不太好吧。

果然是我高看墨修了。

以为他临窗独立,是在想我要斩情丝的事情。

以为他紧抿着唇,一直帮我理着头上的黑布,是因为太过担心。

哪知道,他满脑子都是这种事情。

或许是为了不伤着我,也不知道墨修怎么弄的,抱着我身形一转,就换成了他坐在沙发上,抱着我坐在他腿上。

但怪的是,那缠在我小腿上的黑布却根本没有交叉,似乎依旧是两条平直拉着的黑布。

难道墨修融合了残骨,连这个都会变?

我正想着,就感觉墨修的手撩开了腰间那些凌乱的衣服。

跟着脑子里瞬间炸开!

墨修怕不是融合了残骨,这是“神功大成”啊。

我瞬间只感觉自己还不如再受一烛息鞭呢。

墨修却轻轻吻着我:“这对你也好,嗯?忍忍心,龙蛇精气,对蛇胎也好……”

我抵着他额头,感觉自己后背紧绷着,他却还让我放轻松。

“不是说有无之蛇……”我重重的喘息着,额头抵得生痛。

干脆半趴在墨修的肩膀上,轻喘着气:“用不着有无之蛇,不是说蛇族一旦大成,就可隐可现,可大可小吗?”

这种痛意和烛息鞭抽到身上的不同,却好像痛得也难忍耐。

我低嗯了一声想避开,腰却被墨修压住。

“这已经是小的极限了……”墨修手指一点点的抚过我后腰,垂头在我脸侧轻吻着。

“墨修,我受伤了……”我努力唤起墨修的良知,想让他放过我。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清甜的气息涌到嘴角,诧异的抬头。

墨修却趁机吻住了我,清甜的气息在鼻息间回旋着。

跟着我就感觉墨修太腹黑了。

不过以我对墨修的了解,他可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蛇。

但或许是蛇淫毒的作用,我并没有原本感觉到的那么痛。

果然蛇淫毒在这方面,确实是个好东西……

可这念头一闪而过,我就瞬间后悔了。

太好的东西,消受不起。

或许是为了避免我受伤的脚踝再伤到,墨修全程都压着我的腰。

虽没有大动作,可情到浓处,总是难免多了几分不由自主的动作。

每到脚踝就要碰到沙发的时候,那缠着小腿的黑布就拉高一点。

我瞬间感觉自己整个身体,也已经如蛇一般柔软了。

尤其是窗外还有着一波接一波的警报声,以及有风家子弟在旁边单元楼里处理衣柜中魂愿的情况。

还有那个队长在门外请示的声音:“蛇君,何家主,你们还在吗?”

我又感觉自己浑身都在散架了,又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都因为紧张也紧绷着。

趴在墨修怀里,感觉自己双腿被黑布越拉越高。

低声恳求道:“墨修,外面有人……”

“嗯。”墨修却只是哑着嗓子低嗯了一声,然后朝我低声道:“放心,他们进不来,也听不见里面的声音,你别紧张。”

“嗯,放轻松……”他居然还朝我又喷了一口蛇淫毒。

我知道墨修一到这种时候,根本就不可能“事半功倍”的,只得努力放软身体,配合着他。

可他真的是神功大成啊……

中间还给我喝了一杯偷藏起来的竹心清泉,还体贴的帮我揉腿揉腰……

一直到日落西山,昏黄染金的夕阳从窗口往外拉,最后变成了暖了暖的橘红色,我才感觉腹中一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