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饼,这个东西的制作方法还是非常简单的,只不过传统做出来的月饼其实表面并没有什么图案,当然也没有什么字,那些需要在制作月饼的过程中拿去印模上压一下,才可以让月饼达到那个效果,当然黑木隆二是不准备印什么东西的。

他觉得传统的月饼吃起来味道都是一样的,并没有印个花味道就更好一些的说法。

只不过为了区分内陷的不同,黑木隆二还是打算根据情况来细分一下的,所以黑木隆二让原田怜樱做了三个形状各不一样的小饼干花。

一个是樱花造型的,黑木隆二打算用这个来标记云腿月饼,第二个是小兔子形的,这个是油鸡枞月饼,最后一个是圆形的,这个就是甜口的月饼了。

“怜樱你做的不错嘛,挺精致的。”黑木隆二看着手里这三个小饼干花,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饼干花烤熟后,外观都挺不错的,而且那个小兔子看起来也很可爱,应该可以吸引一些喜欢可爱事物的女孩子。

“那是当然啦,我可是能够拿着手术刀解刨兔子的呢。”原田怜樱骄傲的点了点头。

在解刨课上,原田怜樱的带教老师都说她的手非常稳,非常适合主持手术,还问她要不要去医院进修的来着。

岛国的医生和华夏的医生是差不多的,大学毕业后需要去医院实习,然后拿到从医资格证才能自主当医生,当然如果愿意继续钻研,上研究生和博士的话,待遇什么的就更好了。

医生不管在哪一个国家,都是一个辛苦,但是受人尊敬的职业。

“怜樱你想去医院实习一下吗?居酒屋里其实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黑木隆二看着自己的妻子,问了一句。

“诶?这个...我倒是想去啦,但是还没想好具体要去什么科,我大学虽然学的更多的是心内科。”原田怜樱有些惊讶,她还真的没想到黑木隆二竟然支持她婚后去工作。

之前原田怜樱可是想着结婚以后估计就要做全职太太了,说是不遗憾,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岛国就是这样,一个强势的丈夫,往往不会让自己的妻子出去工作,那是男人能力不行的表现。

“心累科啊?那个科室可是非常容易精神疲惫的哦。”黑木隆二笑呵呵的说着,一边说他一边手头上的动作都不带停的,他还在做月饼。

心内科,这是一个医院非常重要的一个部门,毕竟心脏作为人体的发动机,但凡出了点问题,那就是大问题,心肌梗死,冠心病什么的,都是可以要人命的,而且抢救时机还非常短。

黑木隆二以前的一个高中同学后来就是去的心内科,就算他是博士,但是还是经常和黑木隆二吐槽心内科不如改名叫心累科,经常神经紧绷,但是有时候就是抢救不过来,而且往往心内科的病人去世都是连着一起走好几个的类型。

在心内待久了,总给人一种容易淡漠死亡的感觉。

“我知道呀,但是总是有人要去做的嘛,而且我可不想去什么皮肤科,之前上课的时候,老师给我们看的那个尖锐湿庞的病例...噫~看的当场就有好几个同学犯恶心吃不下饭了呢,而且老师还说,做皮肤科就是容易接触到这一类的患者。”原田怜樱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一想到那种皮肤病的样子,的确很让人犯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